“江景辰,到底还有几针啊,怎么感觉越来越痛,而且好多地方疼痛,简直就是有一群蚂蚁在咬我一样。”

忽然,潘文浩再次忍耐不住,冲着江景辰叫喊起来道。

江景辰没有停顿,继续手持银针,在潘文浩的腿上针刺,并随口说道:“在忍耐一下,马上就好了。”

罗艾琪看着自己宝贝儿子痛苦的样子,忍不住揪心道:“老公,这是怎么回事?儿子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痛苦,真的没有问题吗?”

潘城阳冷哼一声,显得有些微怒道:“哼,现在知道疼痛,早干嘛去了。就应该让他知道疼痛的感觉,看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开快车。”

末后,潘城阳生怕自己老婆会打扰到江景辰动手治疗,不由得补充说道:“江医生刚才已经说了,文浩的情况有些严重,这样治疗让他感觉疼的话,就说明是治疗见了效果,让他的腿有了知觉。”

听了潘城阳的解释,罗艾琪微微一愣,顿时显得有些激动。

冲着江景辰就兴奋地说道:“太好了,儿子的腿脚终于有救了,江医生,真的太厉害了。”

江景辰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潘城阳见状,忍不住皱着眉头低声道:“你站一边去,不要影响江医生的治疗。”

“哦。”

罗艾琪不敢怠慢,连忙闪到一旁,就这样看着江景辰动手针刺。再见到潘文浩那咬牙,额头出汗的样子,忍不住悄悄拿出一条毛巾,轻轻地擦拭着其头上的汗水。

“好了,一共二十八针。”

就在潘文浩感觉有些吃不消的时候,江景辰突然停下手,开口说道。

潘文浩听后如负释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江景辰开口说道:“扎针结束,并不代表整个治疗就结束了,因为你的腿脚问题比较严重。想要彻底治愈,或者是快一点康复的话,必须要让这些医针在你体内多停留一下。”

“只有这样,才能进一步刺激你体内那些瘫痪的、气息和血脉。如果现在就卸针的话,那对你的治疗效果就直接减半,怕是过一段时间,还要重新针灸一次。”

“什么?还要重新针灸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