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江景辰的话,对方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似乎没有想到江景辰竟然是这样一个难缠的主。

为了不在自己兄弟们前掉面子,对方单手手持酒瓶,另一手揪住江景辰的衣领子,一脸嚣张地说道:“小子,别以为自己胆大就可以这么嚣张。对付你,哥有很多办法。”

江景辰并未生气,而是微微凑上前,在对方耳边笑着说道:“是吗?我看你就是怂了吧,如果真有能耐,就那这酒瓶扎我啊。”

“你小子真不怕死?”

“当然怕死,我只是不怕你会动手扎我。我十分清楚,不过是为了想要在美女面前装腔作势而已。其实,你就是一个怂货。”

“我去你的。”

对方终于忍不住了,挥舞手中的破酒瓶,就朝着江景辰的脸上扎去。

“啊,小心——”

看到这一幕,身后的林素素,忍不住吓得尖叫起来。

而江景辰显得颇为淡定,甚至还有一丝小小地期待。

“很好,就等着你出手呢。”

只见江景辰没等对方手中的瓶子刺来,直接上前一步,用自己的肩膀,撞击到对方的身前,把对方撞的往后倒退两步。只是一个见到的攻击,就化解了对方的招式。

一招得手后,江景辰并没有停手,直接追上前,抬起一脚就踹在对的胸前,将对方直接踹得倒飞出去数米远,多坐在地上,摔了个四仰八叉,毫不狼狈。

对方倒地后,攀爬了一下没有爬起来,看样子是摔得不轻。

其他几人见状,都被眼前的这一幕所惊呆,等到反应过来后,再看着江景辰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各个气得咬牙切齿。

纹身男瞬间大怒,指着江景辰吼道:“臭小子,你敢伤我兄弟,老子废了你。”

对于纹身男的威胁,江景辰面无表情地说道:“刚才我已经警告过你们,是你们三番五次的骚扰我的朋友,还有这么多周围的群众,不远处也有摄像头。”

“臭小子,你少和我在这里扯这些废话,我就看到你打伤我兄弟,这个面子老子必须找回来。”

然而,纹身男根本不理会江景辰的解说,随着话音落下后,直接挥舞拳头就朝着江景辰的脸上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