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和尚,这是一个能让少林和尚们恨到骨子里的人。

倒不是说他本身有多么邪恶,事实上彭和尚是个好人,从某种角度上说是个忠烈之士。

他善良,经常扶老太太过马路。他有理想有抱负,觉得世人深陷苦难,想要拯救劳苦大众。他很聪明,懂得天地理,晓得行军布阵,甚至于测绘人心!

别说是放在少林寺,就是去参加科举也足以定个甲之列。

然而,当这些优点都放在一个少林和尚身上时,却未必是好事,甚至可能会是一场灾难。

没错,就是一场灾难,彭和尚,就是那个忽悠少林师兄弟下山对抗大秦铁骑,最后引来秦皇怒火导致少林覆灭的罪魁祸首!

因此,张君宝对他简直太熟悉了,熟悉的恨不得将其骨头捏碎。

呼!张君宝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原以为自己的心境已经很好了,却没有想到,当愤怒袭来的时候还是差一点就被淹没了。

自嘲的摇摇头,张君宝抬头看看撑船少女,从这彭和尚弟子话可以知道,他显然也对曾经的作为充满歉疚,不然也不会不再用法号却依旧以彭和尚自居。

“彭……师兄的聪慧在整个少林寺内都是有一号的,他竟然会收你做弟子,想必你定是与佛门有缘吧。”

“才没有,只是我小时候母亲经常带着我去佛堂,所以我看过不少的佛经,大概是身上沾了点香灰的味道吧,嘿嘿!”

少女俏皮的吐了吐舌头,那颇有感染力的笑容让张君宝也心情舒畅了不少,“这已经与佛很有缘了,我以前曾经抄过不少佛经,可最后还是离开了佛门……”

张君宝顿了一下,察觉到自己不该跟一个少女说这些有的没的,“对了,你既然是彭师兄的弟子,那么你可有法号?”

“有啊!”少女一听这个就精神了,郑重的将竖在胸前,微微行佛礼,“贫尼法号琉璃沁!”

“哈?”张君宝有点懵,“你又没有受戒落发,说什么贫尼啊。还有,我还真很少见个字的法号。要是称琉璃的话还有说法,可这琉璃沁……”

“对嘛!”少女也不撑船了,两步靠过来坐下,“我师傅给我取的法号就是琉璃,说什么身如琉璃,内外纯澈,可这琉璃二字太普遍了,搞不好以后就会撞上同名的和尚尼姑。于是我自己又加了一个沁字,个字的法号叫起来就感觉很有牌面。我还想,以后等在江湖闯出一点名声的时候,再弄个诗号。一出场,甭管能不能打过人家,上来就念,敌人要是不让你念,那他就是不讲礼仪没逼格的龙套喽啰,这气势就先拔头筹!”

张君宝抿了抿嘴,幸好他和左舟等人混迹的时间够长,对于各种奇葩思维也算有准备,否则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这位……琉璃沁。

“年轻人对江湖有向往也是正常,只是我劝你还是不要以法号行走江湖。”张君宝劝道。

“为什么?那我这名字取得不是白瞎了?”

“少林寺当初家大业大,虽然是武林的泰山北斗,可也曾经得罪了不少的敌人。这些敌人有绿林强盗,有歪门邪道,甚至还有魔教与各国朝廷的人。你本身是一女儿之身就容易被恶人觊觎,若是再以法号行走江湖,会被宵小之徒当成活靶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