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那就行,你要对她好好的,不然有你后悔的!”白芷耐心的叮嘱说。

蓝廷恩在听了这话后,不经意的嗤了一声,那面无表情的脸竟然充满了不屑,白芷看在眼里,心想:“臭小子,就你这样?媳妇儿准的跟人跑了,然后你自己后悔去吧!”但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拍拍蓝廷恩的肩膀,转身回屋了。

蓝廷恩则压着心中充满怒气的小火苗回到自己屋,宫菡汐此刻则正坐在床上拆陆和泽送自己的礼物。

先给她的一盒里装的是宫氏珠宝的手链,在手链的挂件上能明显的看到大写的g,而后给的那一盒里装的是最先进的镶钻的画笔和平板,这一看就是定制的,而且价格不菲。

蓝廷恩在来到床边时,也看到了她手里摆弄的礼物,当看着那镶钻的画笔时,眼色还是沉了沉,正当他想开口时,就听宫菡汐笑呵呵的问:“好看吗?”

“好看,不过你是头上长角了吗?”蓝廷恩压着怒火,淡淡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