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天下共九洲,宝瓶洲居东,桐叶洲居东南,因而这两洲其实算是邻居。

紫袍青年便来自桐叶洲的桐叶宗。

桐叶宗以洲名为宗名,占据了一份玄之又玄的大道缘,因而这些年来几乎称霸一洲。

除去那位被称作兴之祖的十境修士,桐叶宗还有一位十二楼,好几个十一境。

紫袍青年名叫杜郁,看似不过弱冠,实则年逾百载,他正是桐叶宗十一玉璞境唯一的剑修。

玉璞境剑仙,杀力足以比拟一般的十二仙人境,在这座甚至寻不到几个仙人的东宝瓶洲,杜郁足以横行无忌。

杜郁顺着卢家大少的指望向小院,却见院门之外,立着个身着红色锦袍的丰腴女子。

个女子样貌不俗,一位生着一张瓜子脸,一位长了一双桃花眼,还有一个,身材高大,嘴角生了一颗细小的红痣。

杜郁仔细感知人的气,却发现这位修为最高的那高大女子,也不过是第九楼金丹境而已。

“位姑娘,此处可是陈家院子?”

杜郁双负后,面上不带一丝笑意,就这样望向那位女修士。

“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