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枣之役的结果,可谓是令天下震慑。

关东联军号称百万之众,被大彭皇帝陆颀亲率三万人给打崩了……而且还是在野战之中堂堂正正地击溃的。

这一战,可谓是将大彭朝廷的煌煌天威给打了出来,也令那关东各地心思不定者生出了惶恐之心。

在少帝登基时,他们以为大彭国祚已经日薄西山。

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少帝忽然崩殂,而后上来了一位强得令人恐惧的绝世君王。

武皇帝的威慑在于起武功……可他的武功也是要靠将军打下来的。

没了能打的将军,这武皇帝的晚年就是参照。

可如今的陛下陆颀就不一样了……这位经历十分传奇的年轻皇帝能够凭借自己的实力亲自带兵打穿全国!

那酸枣一役,其实也已经不亚于大彭的立国之战了。

也的确是如此。

在此一战之后,王弃直接班师回朝没有任何停留留恋。

可是兖州、豫州、徐州乃至荆州的太守们都纷纷派遣使者来到京畿,纷纷解释自己先前不停号令的缘由,祈求朝廷的谅解并且愿意重归于朝廷治下……

这些事情王弃都懒得理会了,他直接把已经嘴唇上长着绒毛的去疾给提溜了出来……太子继续监国。

去疾对此无奈极了,他原本以为王弃御驾亲征结束了,他能休息一段时间呢。

结果好家伙,他的这位亲叔父居然亲自下厨给他熬了一大碗的灵药粥……愣是令他精神百倍地通宵处理公务。

骡子都没这么惨的吧?!

好不容易挨到了天亮,去疾的太子太傅丙纪入宫觐见,他才松了一口气地让自己的老师一起帮忙处理政务。

而且因为是叔侄两的熟人,他忍不住就和丙纪吐槽起自己的那位亲叔叔来了……

“叔父也真是的,御驾亲征一回来,居然就将所有事务都丢给我,而自己则和叔母去阿嬷那里玩……君濡都已经好几次埋怨我没时间陪她了!”

丙纪慈爱地看着眼前这个可以说是他抚养长大的太子,有时候真是感慨世事之奇妙。

当年他不过是个小小的廷尉监,而这孩子也是出生在郡邸狱中……他只是本着心中的良善咬牙将着孩子抚养长大,却没想到遇到了时来运转。

如今这孩子成为了太子,而他也因此成为了太子太傅。

这一切,在他看来都是那位极具传奇色彩的皇帝的缘故。

他慈祥地笑着说:“太子不必如此,陛下如此做的用意还不清楚吗?”

去疾讶然问:“叔父不就是觉得这政务太过繁琐无趣,所以就随便丢给了我来处理吗?我估计,等他这皇帝当腻了,很快也会又丢给我吧……”

这一脸的烦恼。

丙纪无语,虽然和他所想不太一样,可是他的结论和去疾一模一样。

稍稍停顿,他说:“是啊,外朝之人都说太子你只是过渡之选……可是我们这些真正了解陛下的人眼中,陛下早就在为太子铺路了!”…

“提前学习政务是其一,陛下无后却又始终不扩充后宫是其二……太子在陛下心中,可谓是唯一人选。”

去疾听了也是沉默了下来。

他听阿嬷说过的,王弃无后是因为他的叔母暂时无法生育……这一方面是王弃对冉姣的独宠,另一方面……

因为时代的特殊性,几乎所有人都解读成了王弃对去疾保护。

自从王弃在郡邸狱中看到十二岁的去疾,如今一晃差不多四年过去,去疾已经是个十六岁的少年郎了。

因为年幼时期的经历,使得去疾分外珍惜每一点学习的机会,于是他就成为了群臣眼中‘敏而好学’的模范太子。

如今处理朝政次数多了,他竟然也慢慢地有了自己一套的方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