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官,您这是要去哪?”孙楚辞整个人都懵了,他看着年人狂奔离去的背影,每跑一步,肥硕的身躯就会晃动一下。

焦急,忐忑,谦卑。

孙楚辞光从这对方跑步的姿态,就能看出对方的心理动态。

可他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这时,年人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对孙楚辞说道:“千万别称呼我长官了。”

说完,继续朝皮卡那边跑去。

孙楚辞更懵了。

刚刚还高高在上、吃拿卡要的出入境管理局官员,只是刷了一下庆尘的身份电子标识便惊慌成了这个样子。。

孙楚辞拔腿跟了上去,却见那年人已经跑到皮卡车边上,小心翼翼的站在庆尘所坐的车辆旁边,满脸都堆起了笑意。

他忽然想起一起句话来,这世界就像是一群猴子往树上爬,往上看全是屁股,往下看全都是笑脸。

除非庆尘身份足够特殊,不然出入境管理局的这群官员,怎么会把身段放的这么低?

那年人对庆尘谄笑道:“长官您好,我没想到您也在这支荒野猎人的队伍里。您应该走优先通道的啊,要不要我这边给您派一辆车?”

庆尘平静的看了他一眼,风轻云淡的说道:“密任务,不要声张。”

年人赶忙点头:“哎哎好嘞,我明白。”

其实,就连庆尘自己也想不通出了什么状况。

他虽然是李氏的“未来帝师”,李氏讲武堂的教习,但这玩意应该不会显示在电子身份表示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