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培南脸色微变,这时候也咽不下这口气。

“莫云轻,你不要得寸进尺,这些世家公子不过不小心进了你的院子,你便要打要杀的,他们是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吗?”

说着,不等莫云轻说话,他又继续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何必揪着他们不放!就算有言语冒犯,你也给过他们惩罚了,你看看秦公子,都被你打成什么样了!难道真的要秦庄主求你放人吗?”

说着萧培南又对秦宇道,“秦庄主,她毕竟是从小地方来的,从小没长在萧家,做事风格万万比不上我们山源各城的人,也怪舍妹没有教好她,我……”

“谁没有教好谁?”

突然一道温婉却又足够沉稳的声音传了过来。

“娘。”莫云轻轻唤,“你怎么过来了,是不是他们吵到你了?”

萧倾城拉过莫云轻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娘当然要过来,在我们自己的地盘上,怎么能让人欺负了去。”

说着她冷眼看向萧培南,“我爹不过失踪,他始终是萧家家主,我相信整个愆尤大陆都知道,家主究竟是谁!萧培南!你知道你现在教训的人是谁吗?你教训的是本小姐的女儿!而本小姐是小姐嫡出,是萧白易的女儿,我爹既然属意将家主之位给我的女儿,那萧家的家主就是莫云轻!就算我女儿不要这个位置,那这个位置也是我萧倾城的!你们的手未免伸得太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