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驾驾!”

芸芝公主快马加鞭,奔着鱼塘的方向,疾驰而去。

只不过,速度快了,难免就会有些颠簸。

为了避免从马背上掉下去,徐长生只好搂住了芸芝公主的柳腰。

芸芝公主到底是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俏脸顿时一阵发烫,特别是徐公子的双手,隐约还有向下滑的趋势。

这是要干嘛?

芸芝公主红着脸,回头幽幽的白了徐长生一眼,“公子,你……”

感受到芸芝公主幽怨的目光,徐长生连忙解释道:“你别多想,你这衣服的丝绸料子太滑了,我抱不住啊,总不能抱得太用力吧,我又不是登徒浪子。”

“你……你还说。”

芸芝公主红着脸,嗔了徐长生一眼,“那为什么有一根……一根……”

芸芝公主说着,俏脸更是红得几乎滴出血来。

“你说这个啊!”

徐长生反手掏出一根鱼竿,笑着道:“这是鱼竿啊,钓鱼不得带上鱼竿么。”

“……”

芸芝公主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想太多了。

咦,不对啊!

为啥鱼竿都拿出来了,但是……

徐长生心里也苦啊。

我靠,明明是你把我拉上吗的,你是真不把老子当男人啊!

我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能不能尊重一点我作为一个男人的出厂配置!

“可恶的女人,明摆着是在勾引公子嘛!”

此时此刻,看似是两人共乘一骑,二人世界。

实际上,在徐长生的肩膀上,还有一只小狸猫素素。

或者应该说是,妖族公主素素。

在徐长生家蹭吃蹭喝做了一段时间宠物之后,这位素素公主顺带着还把天狼妖族的“卧龙凤雏”也拉进了徐府,渐渐地也已经习惯了在徐长生身边的日子。

但是最近,她开始感受到了来自于其他女人的威胁!

自己毕竟只是一只小狸猫啊,在公子心,终究也只是宠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