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这话的意思就很明显了,老子在这啥都不怕,我又不是西洲人。

搞出事来,我回夏洲去,大不了不在西洲发展了。

你莱文可是西洲人,你还能离开这去夏洲了?

莱文被安然的无赖气给怼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旁边很多人也有点鄙视。

拿人家穿着说事,确实有点过份了。

况且安然这套衣服一看就是正装,根本不存在所谓的不礼貌之类的。

莱文心里不痛快,“安然先生,我就是问问,你不用激动。”

这家伙不吃自己这套?

“亲爱的朋友们?你们在干什么?”

一个怪腔怪调的声音响起。

不知道什么时候史蒂文已经到了众人跟前。

“史蒂文先生!”

“哈哈,史蒂文,你看起来很精神啊。”

“身体不错啊,史蒂文先生!”

“上帝,您这身打扮,简直完美……”

男的女的,对着史蒂文一阵夸。

史蒂文咧开嘴一笑,“各位,我刚才看到大家似乎不太高兴!这是我的酒会,我希望大家能开心,不要扫兴好吗?”

史蒂文是个怪胎,穿着大短裤,嘴里叼着雪茄,近了安然才看清楚,这家伙嘴上还留着一圈小胡子。

莱文道:“不不不,史蒂文先生,我们绝对没有搞事情的意思,我只是在和安然先生交流。”

“哦哦哦!”史蒂文扶了下眼镜,朝安然看过去,“安然先生你好,你好,十分高兴见到你。”

这家伙说的十分高兴,语气里没半点高兴的意思。

莱文心里一阵高兴,看来史蒂文对这家伙不怎么满意,否则不会是这个态度。

他忙道:“史蒂文先生,你知道的安然先生非常有才华,我也只是在向他讨教而已,刚才我不知道他身上穿的是正装,只是问问而已。”

安然没当回事,以为他是给史蒂文面子,说点好听话。

既然来者是客,他也不好打主人的脸。

于是点点头。

大家不用搞的太难堪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