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地面的战场,百万大军对战百万大军,战的仍旧焦灼。

没办法,统帅都在虚空上单挑呢,下面的战场也没个人指挥,能打的精彩就见了鬼了。

“别怕这些蛮子,他们装备也不怎么样!”

“披着兽皮就出来干架,简直就是找死!”

“说的没错,再怎么说我们还有几个木棍呢!”

阴阳谷的修士大军士气不怎么样,但好在还学会了拿对面的南蛮大军来对比。

毕竟,南蛮大军看上去也是很穷的样子。

“你们都快要光屁、股了,竟还有闲心嘲笑别人?”

“看来是时候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才叫做武器和战甲了!”

听闻此言,南蛮大军当场就不干了。

你们丫的都穷成什么样了,都恨不得两个人穿一条裤子出来,竟还有闲心嘲笑别人?

我们穿兽皮那叫穷吗,那叫时尚!

接下来,南蛮大军就很自觉的向后撤去,换上来了一支万人的部队。

这支万人的部队,乃是叶洛之前在南蛮和古越之中挑选的精英。

目的也很简单,那便是穿戴盘龙藤甲和龙渊剑!

于是乎,一万人穿着盘龙藤甲,手握龙渊剑,踏着整齐的步伐向前冲杀而来!

他们身上的盘龙藤甲,熠熠生辉,似是有金光萦绕其上!

他们手中的龙渊宝剑,泛着幽光,似是能斩断世间万物!

咕咚!

见此,敌军那边顿时被震撼的鸦雀无声,安静之时,不知是谁吞了一口口水,声音清脆刺耳。

“这…这是什么军队?”

“装备也太精良了吧,那是什么铠甲,那是什么宝剑?”

“这么一比,阴阳谷的修士军队弱爆了啊。”

敌军惊愕不止,议论纷纷。

他们关注的点,自然是此时顶在最前面的阴阳谷的军队。

你们刚刚不还说人家南蛮人穷呢吗,这就来打脸了。

“都…都是花架子,不怕他们!”

“冲啊,这藤甲看着也不咋地,我一木棍就能戳死他!”

见之,阴阳谷大军强行给自己提气,随后竟还发动了冲锋!

真是作死。

不得不说,此时的阴阳谷修士大军,就纯靠一股子胆气撑着。

否则的话,早就分崩离析了!

“老子戳死你…”

接着,有阴阳谷修士抄起手中的木棍,狠狠戳了过去。

不出意外的,根本就刺不进去。

不仅刺不进去,还直接给木棍的尖给戳平了!

好家伙,人家费劲巴力,削了好几天的木棍,一下就给人干平了!

“喝!”

还有人干脆连木棍都没有,直接用拳头往上轰。

结果不出意外。

盘龙藤甲毛事没有,这人的拳骨,却是当场炸裂!

啊…

顿然间,这样惨叫声不绝于耳,都是阴阳谷的人发出的。

“都闪开,让老子来!”

“我手里有剑,让我砍死他们。”

接着,有几个稍微富裕一点的阴阳谷修士,握着杀剑便冲了过来。

不过这杀剑的品阶,可就不是一般的低了。

只比凡剑高一点点,堪堪步入了灵器的行列。

藤甲军不语,也不着急进攻,就这么冷冷看着他们。

“喝!”

阴阳谷修士怒喝一声,一剑斩出,带着冷冽之芒,赫然斩在了盘龙藤甲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