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若烟看着他的模样,心里有些难受,她刚才那些话,其实也只是为了自己,她不希望李东去问,如果问了,那个墨初婳对李东还有一丝丝感情,李东这死脑筋会不会等她啊?

一等就是一辈子,就像巴里先生一样。

她走到李东身边,轻声说:“你就不能回头看看么?”

李东不解的抬头看她,最后魏若烟又什么都没有说。

两人就那样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

最后李东干脆直拿了衣服去洗澡,也不管魏若烟。

他们从小就认识,熟悉的跟一个人一样的,他睡觉的时侯魏若烟在,他也觉得没有什么,在g国最乱的时侯,有时侯魏若烟睡觉,他也会在旁边陪着,甚至会睡一个房间,他打地铺,所以,他觉得此刻魏若烟还在这里,他就去洗澡也没有什么的。

然而,当初婳和聂向晨过来找他的时侯,是魏若烟开的门,她看到是初婳和自家表哥,开口道:“他,他在洗澡,进去有一会儿,他洗澡可快了,马上就出来,你们进来等一会儿吧。”

初婳听着魏若烟的话,怔了一下,随即摆了摆,“呃,你们……我们是不是来的不是时侯?

你们继续,我们先走了。”

魏若烟想解释点什么,“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没事儿,没事儿,你们继续,理解的,理解的。”

初婳笑眯眯的说完,快速的离开了后院。

魏若烟气鼓鼓的去敲浴室的门,“李东,你快点出来啊,墨初婳刚才来找你了。”

李东拉开浴室门,只裹了一条浴巾出来,里拿着一条毛巾还在擦头发,问:“你说谁?

谁来找我了?”

“就是墨初婳啊,你的那个小晴,她现在认了自己父母,叫墨初婳。”

魏若烟大概的解释了一下。

李东怔了一下,随即有些兴奋的问:“她人呢?

现在在哪儿?”

魏若烟开口道:“走了呀,你刚才在洗澡,她就走了。”

“哦,你干嘛不让她进来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