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怎么可以,他怎么能忍?赵雯雯是他的亲妹妹,他们身上流淌着同样的血液,赵家的人,岂能是随便让人想弄死就弄死的?

无论是谁,做出了这样的事,就该为自己的错误买单,哪怕她被陆修瑾护着,也照样不例外。

赵祁翘着二郎腿,对上宋颜的眸,“怎么,害怕面对我了?”

“赵先生不必扯这些有的没的。”宋颜毫不畏惧赵祁的目光,“有什么话,你直接说便是。”

宋颜既然都主动提及了,赵祁自然就开门见山,“后天就要开庭了,我希望宋小姐能亲口承认是自己把雯雯推下海的事实,不要浪费大家的宝贵时间。”

再这样耗下去,只会让两家人在泥潭里越陷越深,还不如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来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