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虫母那些许灵气就被肋骨中间的光芒“吃”了下去,见此情景,邪蛁虫母不惊反喜,随即笑道:“呵呵呵,没想到,化为骸骨这么多年,此处竟然还存在一丁点失去意识的‘本体兽魂’!”

所谓的本体兽魂,自然就是这副骸骨真正主人,那个猿类古兽死后衍生出来的,不过根据白蛇的说法,古兽之魂似乎已经被后来侵占兽骨、遭到虫母逮捕的那个家伙吞噬了。

“嗯,看起来白蛇的话也不能全信。”

虫母心里思忖:“倒不是怕这个家伙骗我,它也没那个胆子,不过白蛇得到的情报也未必十分准确就是了。”

紧接着,邪蛁虫母便飞掠到了肋骨中间的位置,瞧了瞧那惨白光芒,甫一接近,对方竟然还产生些许吸力,打算把虫母也吸过去,逗得虫母直想大笑。

“哈哈哈,好个不自量力的家伙,你还想对我下手不成?滚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邪蛁虫母蓦地释放出杀气威压,顿时震慑得那一丝残存猿类兽魂发出微弱呻吟声,而后从骸骨缝隙间飞了出来。

“哼,看样子你是虚弱得很,而且是随时都会溃散那种状态。”

虫母仔细打量对方之后说道:“难怪会急不可耐的吸收我释放的灵气,不过那灵气对你来说也是只能起到一丁点作用而已。”

“你现在有两条路,一个是自己在这里静静等待自己溃灭,直至这副骸骨也腐坏消失,寰宇中就再也没有你存在的证据了。”

虫母此刻轻描淡写的说:“第二条路,就是把你仅存的古兽记忆传送给我,让我对这副骸骨多加利用,这样的话,猿类古兽还能以另外的方式继续延续‘活’下去,懂了吗?”

其实虫母这番话里有些取巧的成分,不过基本上也不算是在欺骗兽魂。

不知道那兽魂是意识到虫母所言非虚,还是凭借着自己残存的灵智,亦或是吸收了虫母少许灵气对它产生好感,总而言之,在听过这些话之后,残魂蓦地飞到了虫母前额近前,和它的额头互抵……